三水

冒泡...潜水...冒泡...潜水...冒泡...这是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01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文案: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是的,没错,这就是一个鸟与鱼的故事。

精卫与鲲的故事

私设满天飞,雷者慎入

  第一章

    混沌初开,星辰分野,泥石俱落,洪荒伊始。

    自盘古开天地以来就分自清明的天地,近来又笼上层薄薄的白霭,这是女娲娘娘用泥土创造出第一个人类后才开始的,被赋予了生命的初生的孩子们,带着初来乍到的好奇与惊慌,迅速地繁衍到了大地的每个角落。

    他们燃起了炊烟,袅袅地为这寡淡的大地平添了几分苍白色的生气,白霭似的飘浮在空中;他们拾起了利石,闯入了野兽的厮杀抢夺,映照在空中有几分惨淡淡的鲜红;他们搭起了木屋,一根根的圆木,像垒起希望一样,铸造出了朴素又坚固庇护所。

    这些木屋,像一位强硬的保护者,不容置喙地撑起了一方天地,从高空向下望去,它们像是荒野里直直瞪视的巨目,清醒又冷静地环视着四周,警惕每一次的暗潮汹涌。

    “他们是怎么想到的?”

    女娲坐在山巅上,透过层云俯视着人间的热火朝天,她姣好的面容上浮现着慈爱,惊叹而又赞美的目光始终随着那些个繁忙的渺小身影移动,她创造的这些精巧的生命,似乎每天都在给她新的惊喜,令她对人类的喜爱与日俱增。她同一个初初拥着襁褓里孩子的母亲一样,像对待一个空气中梦幻般易碎的气泡那样的对待着人类,她以无限的宽容与极力的小心翼翼对待着他们。

    “是智慧,是恐惧,是天性。”

    女娲朝着天空回答道,她伸出手,像是在捧着什么,白玉般的手,定格在空中,像一个拥有漂亮弧度的荷叶。阳光打在她的手背上,泛着冷光。

    一阵无言静寂。

    女娲包容地笑了笑,将手收了回去,她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人间。

    一个大规模的部落冲突毫无预兆地突然爆发,苍茫的绿野像是一个庞大的画布,人们脸上的悲伤,愤怒,惊慌都无比深刻清晰地勾勒了出来,工笔细绘,浓重的色彩晕染开来。

    女娲敛了敛神色,她巨大的蛇尾顺着山崖柔顺地贴着峭壁,青绿色的蛇鳞像是山岩上艳丽的青苔,幽幽静静地,吐纳着山间的云气。

    “骄傲与谦虚是他们,嫉妒与宽容是他们,悲与喜是他们,憎与爱是他们。”

    女娲的声音很轻,似乎云彩一卷一舒,她的话就消融在一片乳白色的浓稠里去了。

    女娲不再去理会那些厮杀,她将目光转向了那些木屋。女娲看着其中的一个木屋,木屋里有一位正在哄着孩子入睡的母亲,她轻柔地哼着咿呀软糯的小曲,缠缠绵绵的。温柔的声音像是惊动了一根琴弦,惊动了孩子的眼睑处的羽翼,它们微颤着,扑朔着。

    木屋仍警觉地伫立在那里,它恪守着它与生俱来的职责,以外在的坚硬与以之相匹配的内在的柔软,拥抱着这一片桃源,似乎什么风云变幻都惊扰不了它哪怕眨一眨眼。

    一道木墙,两个世界。

    “你对他们未免太过偏爱了。”

    那个询问的声音近了些,很是悦耳清脆,却又像没有根的浮萍,飘飘渺渺的,在山顶激起一阵又一阵的回声。云气悠悠地飘荡着,在山顶无声地变化着形状。

    一声愤怒的尖叫突然划破了这片寂静,一团烈焰般火红的身影笔直地朝着女娲冲来,却又急急地落在一棵孤松上,拉长的摩擦声,久久不息。

    那是一只美丽的鸟儿,无人可以质疑。她红色的翅膀像是刚刚喷涌而出的岩浆,跳动着金光滟滟,却又像金乌遗落的一个火种,灼灼地燃烧着,令人晃了神。她像是一片红霞,给这过分冷清的山巅上晕了一层亮色,就像久处黑暗的阁楼被意外地撞开了一扇窗,阳光打了进来,那是刺目的光。

    “你对他们未免太过偏爱了。”

    鸟儿固执地重复道。她的眼里敬仰与愤怒交杂着,勾缠成浓浓的一片黑色。

    女娲有些意外于鸟儿的执念,她本想弯起的嘴角微微一顿,她想起初次捡来鸟儿的场景,那是在东海,她听见海滩的某处传来微弱而连续不断的悲鸣“精卫”,在金黄沙滩与蔚蓝的大海间,刺眼的红色诡异而艳丽,女娲本着善心带着她在身边修养,便依着她的呼喊声,唤着她精卫了。

    女娲的眸里闪过一丝悲悯,

    “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一声尖锐而绵长的凄鸣骤然响起,像是黑夜中猛然甩下的的电闪雷鸣,鞭打在山间。精卫带着怒气,起身飞走了。

    女娲抬起眼,终于将目光从人类身上离开,而看着精卫渐远的背影。扑棱的振翅声从远远的山林处杳杳地传到山顶,几处水墨般的模糊身影从苍绿的山林里惊慌地飞走,渐渐消失在了一片湛蓝里。

    山顶又回归了一片静默。

    只有静默了。

实在没忍住,让我刷波表情包
😂😂😂😂😂

《山海经·西山经》:"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

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到了笑点吗???只有我一个人在傻笑吗???

朋友们和粉的太太都在疯狂喜欢白老师和居老师到底该怎么办?
当然要开心到飞起,转圈圈,原地爆炸呀!
幸福的镇魂女孩就是我了😊

十七年

2035-2018=17
哈利独白
胡思乱想之作

17年对你意味着什么?

你如是问道刚刚知道自己是小巫师的哈利。

内敛的男孩有些局促地盯了会儿木板,但很快抬起头来,看着你很坚定地说:

“那会是一个很美好的明天。”

男孩绿色的眸子里盛着星星,一闪一闪的,没人能否认他的期待,他眼眸里掩藏不住的孩子气的兴奋与畅想。

17年对你意味这什么?

你如是问道即将踏入七年级的哈利。

男孩礼貌地向你扯出一个算不上笑容的微笑,他低垂的眼睑,眼下浓重的黑晕,令他透露出疲惫的气息。

“或许是一次走向葬礼的缓刑期。”

男孩眨了眨眼睛,他美丽的绿色眸子里像是落入了珍珠,粼粼地泛着光,带着沉痛与迷茫。

17年对你意味着什么?

你如是问道已成家立业的哈利。

气质温和的男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坐在躺椅上,身旁的火炉暖暖地,明明灭灭的焰光映在男人的侧脸上,火苗偶尔微小的暴鸣声愈发衬得气氛的安静。

“是遗憾包裹着的成长。”

男人眼睛像一汪深潭,吞噬了悲伤,在湖面闪着怀念。他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男孩的黑发。

“也是生命铸起的救赎。”

Harrie Potter

第六章
  “女士,请问你们也是去九又四分之三站的学生吗?”这是哈莉内心的腹稿...实际上...
  “哦,亲爱的”一位红头发的胖女人热情地招呼着他们,“头回上霍格沃茨吧,快跟上。”
  “嗯......谢谢。”波特们被她的热情给惊的呆了一呆。
    在胖女人旁,一对火红头发的双胞胎男孩一唱一和,
  “wow”
  “一对龙凤胎”
  “妈妈”
  “你那火热的热情”
  “会吓到他们的。”俩兄弟最后一起齐声喊了出来,兴奋地像是在唱着赞歌。
  “弗雷德!乔治!”胖女人怒喊道,她转头看见两个碧眼小孩带着乖巧与失措的神色友善地朝着这边看了过来,比起这两个只能自己前来车站又有礼貌的孩子,自家的小孩简直是一场灾难。
   莫丽怜惜地看了看两个可怜的孩子,转身嫌弃地瞪着两兄弟,一伸手推了他们一把,两人随着惯性俯冲着进入了墙壁之间,随着惊呼声,还有弗雷德...或者是乔治扭头的鬼脸,哈莉结束了她的观察。
   她冷静地眨了眨眼,看起来似乎并不难。
  “这是罗恩韦斯莱,他跟你们一样,都是一年级新生。”
   女人身旁一直很安静的红发小男孩羞涩地朝两人笑了笑,
  “所以,你们还等什么呢,进去吧。”

   波特们陆续穿过了墙壁,老式的蒸汽火车,一众的小巫师,叽叽喳喳吵闹的热谈,很有开学的氛围。
   两人提着箱子千辛万苦地找到了一个空车厢,友善而不容置疑的拒绝了韦斯莱双胞胎地帮忙,收拾妥当后便锁紧了包厢门。
  “太棒了,哈莉!”哈利兴奋地扭过身,手不自觉地抚过额头,现在那里一片光滑,“你真是有先见之明。”哈利的眼睛里漾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
  “嗯哼。”哈莉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她只是害怕再次遇到酒吧里的麻烦事,只能麻烦哈利遮挡一下他那极具标志性的伤疤了,“理论变换成实践只差了一分认真,哈利,很显然,你正是缺了这一点。”
    哈利翻了个白眼,“得了,看在你帮助我们隔绝了麻烦的份上,我不会予以反驳的。”哈利尝试着维护他那兄长的尊严,但看着自己那妹妹已经开始翻看着从丽痕书店买来的课外书时,自觉的瘪了瘪嘴。
  很好,再一次失败,他摇了摇头,他兄长的尊严碎了一地。
   哈利无奈的笑了笑,也开始拿出新学期的课本开始预习....他虽然没有哈莉那么好学,但一人自说自话还是很累的,果然还是学习吧。
   哈利低头苦大仇深地翻着书页,恰好错过了哈莉抬头瞟了一眼时嘴角的微笑。

  “Harry Potter”,麦格教授的声音响彻在礼堂里。
    嗯哼,很显然,哈利的好运只能是保持在火车上了,哈莉恶劣地笑了笑,看着自家哥哥面色僵硬地在一片惊呼声里走向了分院帽,他额头上的障眼法早已经在火车上解除了,现在正在哈利额前的碎发后隐隐约约地露出来。
  “祝你好运。”哈莉没有诚意地对着哈利做出口型,听听那格兰芬多长椅上的爆炸般的欢呼,哈莉能想象到她的哥哥等会儿要多尴尬了,鉴于这两个兄妹都是讨厌被聚焦的人。

  “Harrie Potter”,麦格教授的声音再次想起,礼堂里一阵寂静后是轰然地议论声,
  “又一个Harry Potter?”
  “怎么会,Potter不刚被分到格兰芬多了吗?”
  “居然有两个救世主?”
   安抚性地看了一眼投来关心目光的哥哥,黑发绿眸的姑娘沉静地走上台去,为自己带上了分院帽,她似乎完全不受外界的干扰。
  “嗯,又一个Potter,你要陪你的哥哥一块去格兰芬多吗?”
  “我尊重您的选择,分院帽先生。”
  “哦,你这份冷静,不太适合那群热闹的格兰芬多,虽然格兰芬多的孩子们极度热情,但我不得不承认,他们太爱闯祸了,或许你应该去拉文克劳?哦,不对,你内心的探险精神很浓,研究般的工作不能真正带给你快乐,或许赫奇帕奇,哦,不行,你完全不像那群单纯的小獾,果然,斯莱特林是最适合你的,你会在哪里走向辉煌。”
   哈莉耐心地听完了分院帽咏叹调般的自言自语,很明显,这个分院帽有些话唠,哈莉面无表情地想。

  “斯莱特林!”分院帽的声音一下子盖住了嗡嗡的议论声。

确认过眼神,叠纸不是人
了解一下,恋语寡妇人
我要为我许墨哭崩
(ノ=Д=)ノ┻━┻

盛世美颜+演技 2
男神那么多,这让我怎么办才好
唉╯﹏╰

Harrie Potter

第五章
    哈莉还没有从得到一根属于自己的魔杖的兴奋感里挣脱出来,这是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魔杖,即使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也没有像魔杖这般给她安全感,尘埃落定似乎也就是这样的感觉,哈莉长长舒了一口气。
    在她身后,哈莉没有注意到教授脸上复杂的神情。
    十一英寸,冬青木,与伏地魔来自同一个凤凰的羽毛
    十又二分之一英寸,紫衫木,夜骐的羽毛
    这两兄妹的魔杖还真是都不同凡响。斯内普眼前似乎还呈现着奥利凡德兴奋到颤抖的画面。
    看着走在前面神情恍惚的两个波特,完全忘记了对角巷里拥挤的人流,就这样随着人群推攘着前进,斯内普收起了复杂的心情,内心暗暗撇了撇嘴。
    啧啧 。
    果然,波特家的没有省心的,斯内普想着将来的学校生活,开始认真考虑要给格兰芬多扣多少分来做一个下马威--斯内普坚信不疑两个波特都会是格兰芬多。两个波特,那肯定是堪比坩埚爆炸的反应。
    哈利在前方突然一个激灵,感觉后脑勺吹过一丝凉气,疑惑地往四周看了看,举目都是行色匆匆的巫师。哈利抓了抓后脑勺,但毕竟是个粗心的男孩,很快便将问题抛到了一边,暂且不提。
    “很好,我希望你们能够准时出发前往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站在女贞路4号前,斯内普满意地看见两个孩子没有废话再问些其它的事情,他可没有那么多精神来满足两个波特的好奇心。
    “但,教授...”
     哈莉看见斯内普教授即将离开,没有丝毫再往下说话的迹象,她突然想起什么,想要挽留一下,但只见教授抿了抿嘴,转身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了。
     ...
     ...
     ...
     “哈利,你知道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在哪吗?”
     哈利转过头看向哈莉,眨了眨他迷茫的绿眼睛。哈莉瞬间有些头疼。

     伦敦火车站内,过往的行人都以善意的微笑看着两个引人注目的孩子,这对黑发绿眸的兄妹手中都推着一大车的东西,男孩手中提着个鸟笼,里面有一只乖顺的白色猫头鹰,而女孩的肩上趴了一直白色的小猫,懒洋洋的半睁着眼,享受这还算温暖的伦敦温度。
     这两个孩子正是波特们。
     两个孩子对每一个投来微笑的行人也回以羞涩的笑容,一片静好。
     “啊啊啊啊啊,我们已经转多长时间了,站台到底在哪呀!!”
       事实是这两个孩子内心已经成了咆哮帝。
    哈利已经跟着妹妹在这里停留了好长时间了,依旧没有找到站台。哈莉有些无奈,她也不知道啊,斯内普教授确实走的太快了。她再次向四周望了望,好像看见了什么,瞬间眼中一亮。
      “哈利,跟上来。”
       远方,有一家红头发的人也推着与波特二人相似的物品走了过来--那是韦斯莱一家。
----------------------------
       回到蛇窖的蛇王,心情颇好的想要研究一剂魔药,在摆弄坩埚时,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他回想了一天的行轨,带两个波特去对角巷,回来向老蜜蜂报告,为那些小巨怪准备下一学期关禁闭的内容,还有现在自己正在做的魔药...没有问题。
       斯内普满意地回过神来,接着开始做着自己的魔药。